网站分类

土妹妹进城【图】

都市故事会 发布时间:2020-07-25 12:11:04 发布人:admin 热度:

本文“土妹妹进城【图】”由第一名站导航网整理发布,文章来源自网络!

  端午节刚过,春妮就越发思念起铁柱来。她是这乡里最漂亮的姑娘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细白的皮肤透着红润,那漂亮的小脸蛋儿就是那淋了雨水的牡丹花看了都要低下头。
  熟识铁柱的年轻人呢,总要背地里骂他几句……“这小子,真是傻人有傻福哟”“哎!这春妮咋就喜欢这没头没脑的穷小子呢,瞧那赵铁柱,一没钱二没相貌,有什么好?”……
  铁柱是赵家坳人,与春妮自小是青梅竹马,两家父母也都是熟识的表亲,关系很好。所以铁柱十八岁那年就在双方父母同意下定了亲。铁柱家庭不是很好,父亲多病。本来春妮家父母是不在乎彩礼的,准备今年就把春妮打发过去伺候公婆。可铁柱性子倔,非觉得应该把家里房屋搞得漂亮些,才能把春妮娶进门,不然委屈了春妮,他心里一辈子都不好过。就这样,年初刚过完年,就跟村里年轻人进城上了工地打工。
  还是春妮母亲看出了女儿的心思,只是用眯成了一条线的眼睛,望着女儿道:“咋的啦?”“妈……没……没啥。”春妮回答道。母亲又道:“你呀,别以为妈是老糊涂,妈是过来人,还不了解你呀?准是想情郎咯!呵呵……”
  “妈……你!”春妮不说话了,只是两颊红润了起来,害羞的低下了头。母女两一合计,就决定让春妮进城去看看铁柱。春妮又到了乡公所给铁柱通了电话。电话那头,铁柱只是满口的高兴,说实话,他这半年也是挂未婚妻春妮挂得肝肠寸断,听说春妮要进城看他,直把他乐得,连电话那头说话都结结巴巴……
  几天后,春妮买票进了城,她是坐火车进城的,第一次来到这繁华又陌生的大城市。一切都感觉那么的新鲜与陌生。火车站离铁柱的工地不算很远,春妮到的那天,铁柱正好赶着出工。没办法,春妮就只好按着铁柱事先信上写的地址,一路问着找了来!她走走停停,又问了几个扫地的工人,这才算找到了铁柱上班的单位。“xxx施工单位”春妮指着那门口的字,仔细念了一遍,又看看信纸上写的地址,才松了一口气。走到那门口,一个穿保安衣服的年轻人走了出来。“姑娘,有什么事吗”?“噢,同志,我找一个叫赵铁柱的,他是在这单位上班不?”“赵铁柱?”那保安想了几秒钟,忙回答……“噢,有有有!是在这里,我给你叫去,你等一下”……
  不一会儿,一个皮肤黝黑,身材魁梧,戴着安全帽,穿着一身青绿色衣服的男子跟着保安走了出来,他就是赵铁柱!“铁……铁柱哥”春妮望见赵铁柱出来,激动的大声喊了出来!“妮……妮……春妮……”赵铁柱看到春妮,也是一下子激动了起来,望见了昔日青梅竹马的小媳妇儿,赵铁柱哪里能不激动,跑过去一把将春妮紧紧的搂在了怀里!又用那沾满水泥浆的手轻轻的抚摸着春妮的脸颊,然后又深情的说道“妮……你瘦了”。春妮没有答话,只是用那细腻白嫩的小手紧紧搂着赵铁柱的腰,又轻轻的摇了摇头。
  “哎……哎……哎……这可是公共场所啊!注意形象,要亲热等到晚上你们小两口再好好亲热嘛。”还是那保安的话语,打断了他们原本缠绵的身体。房屋是赵铁柱前几天就收拾好的,这工地上的工友啊都听说赵铁柱的俊俏媳妇要来,特意给他腾了个单间空房。铁柱提了春妮从乡下带来的东西,又拉着春妮细腻的小手,两个人笑眯眯的回了房安顿。
  当夜,两个人幸福的缠绵在了一起。想起了儿时一起在秧田里捉蜻蜓,想起了赵铁柱家门口那红枣树,每年熟透了,他总会用衣服兜了去送给春妮吃!中秋圆月下,春妮幸福的偎依在赵铁柱的怀里,两个人靠着村头那颗老槐树,赵铁柱吹起了好听的小喇叭。赵铁柱唱给春妮的歌,仿佛一下子又涌上了两个人的心头
  “妹妹你是芙蓉……哎,哥哥我是爱心头,等那哥哥我挣了钱呀……娶你回家到白头……”
  第二天,赵铁柱依旧去工地上工。春妮就在家将房屋收拾得干干净净,又将那赵铁柱的衣服找出来都洗了。只是在收拾衣服的时候,春妮发现衣服柜子里有一套崭新的衣服,是用一个白色袋子装着的。她拿出来一看,这衣服不像是大人的,到像是八九岁孩子的,瞧那式样又像是男孩子衣服。这可到让春妮琢磨不透了,这铁柱哥又没有兄弟,也没有这般大孩子的亲戚呀?这衣服?他买了做啥?回来我得问问……
  这天,赵铁柱下工回来。吃过饭后,赵铁柱打开电视看了起来。“铁柱哥……我……”春妮问了起来。“妮……咋啦,啥事?”“噢,没事儿,只是我今天给你洗衣服,看到了这个袋子。”春妮说完将那袋子从墙角拿出来递给赵铁柱。“这袋子?……”赵铁柱稍微迟钝了一下,又才对春妮说“妮……我……明天我下工回来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,你就明白了。”……
  第二天,赵铁柱回来的很早。他提了那袋子里的衣服,又拉着春妮的手走出了住的地方,绕过了三条街,又拐过了一个小胡同,那小胡同走进去又是一个不大的小土坡。他们便顺着那土坡往上走了约摸十分钟,来到了一个破旧的小屋前。“咚咚咚、、、”门开了……是一个中年消瘦的妇女开了门,一看到是赵铁柱,便脸角漏出一丝笑容来。“铁柱兄弟,是你呀!”她先这样问道。“是的,大姐……我来看你们了,这……这是我未婚妻春妮”。说着把春妮拉了过来。,给那中年妇女介绍。
  “噢……这,这就是春妮妹子呀……快,快请屋里坐”。春妮并不认识这个中年妇女,但看她这般热情,又似乎跟铁柱很熟悉。也便笑着回答“哎……哎……”。
  他们被迎进了屋,这屋只有两阁,狭小而且阴暗。里面的那间房是关了门的,只能从依稀的咳嗽声中听得出来那是一个病人躺在床上。外屋用一块帘子隔成两半,里面是两张床,外面则是锅碗瓢盆炊具了,一张不大的书桌放在角落,上面还有几本课本,一个约摸十岁的男孩子坐在凳子上写作业。看得出来,这是一个生活拮据的家庭!
  “叔叔”……那小男孩先对赵铁柱亲热的喊了起来。“还有春妮阿姨,小俊,快喊阿姨……”那中年妇女对那小男孩说道。“阿姨……”一句甜甜的叫声喊了出来。这“阿姨”的叫法,春妮到是只有在电视上听到过,在乡下都只是喊“大姐,阿妹,或者娘娘之类的”。春妮见那男孩子喊自己。便也只是“哎……哎……”的回答起来。
  一杯热茶递了上来,铁柱跟春妮坐在了凳子上。“铁柱兄弟,春妮妹子,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,我……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们好。”那中年妇女发了话。“大姐……你快别这么说,大家都是穷苦人,我们又都是从农村来的,有什么困难帮一把应该的,再说我也没做啥事,你说谢干啥……”

同类资讯

猜你喜欢